概述

序一

发布日期:2014-9-30 点击量:110

 浙江古籍出版社高级编审 赵一生



  德清县图书馆策划纂辑《四库德清文丛》整理出版,是为传承弘扬古代文化载籍之佳事。我作为从事古籍整理研究的出版工作者,对此美举自然为之击掌叫好。慎馆长嘱序于我,亦就欣然应命了。
典籍文献是古代文化学术之载体,是丰厚精神遗产之渊薮,是祖国数千年灿烂文明史之见证,是历代圣贤先哲之智慧结晶。中华传统典籍宝藏,数量浩如烟海,内容博大精深。据目录学家的估算,大概不下15万种,而其中尚存在可供披览检证的,也仍在12万种以上。这些典籍亟待后人去开发研究,继承创新。
  清代乾隆年间纂修的《四库全书》,涵括经、史、子、集四部类,共收书3461种,在一定程度上,保存和汇聚了我国古代文化典藏遗产的精要部分。而其中德清、武康籍的作者所著录的书籍有42种之多,约占全书的千分之十二,足见德清历代文人学士之翘然出众,著作学术之蔚然可观。
武康,古为防风氏之国,据《史记•孔子世家》:“汪罔氏之君,守封、禺之山。”汪罔,亦作“汪芒”,乃防风氏于上古虞、夏、商代之国名,周代称之“长翟”。《吴兴志》、《舆地纪胜》记述:“禺山,本禹十二代孙帝禺所居,故名。”《元和郡县志》载,武康本汉乌程馀不乡之地,吴孙权分馀不乡置永安县。晋平吴,改名武康。德清,据《旧唐书•地理志》载,唐天授二年,分武康置武源县。景云二年改为临溪县,以临馀不溪也。天宝元年更名德清。追溯春秋时代,本地当为句吴国之南疆,越国之北陲,先属吴,后归越。乾元山、吴憾山、计然山、计筹山、勾里等地名,均为春秋吴、越历史印记之遗迹,可证见其历史文化渊源之悠远。
  武康、德清,肇自汉、唐建县,直至清末,代有贤哲才杰,俊彦济济。沈约《宋书•自序》中说到,后汉光武时沈戎降剧贼有功,封其官,辞不受,因避地适居乌程县馀不乡。晋代沈延始居县东乡之博陆里馀乌乡。嗣后,在两晋南朝四代,沈氏充、昙庆、庆之、约等出仕显宦或学有著绩而入正史立传者不下三十人,盛门望族,显赫于世。唐宋两代,延绵先世之悠悠文脉,沈氏家族中进士者二十八人,占同时代全县进士总数的近半,文名扬厉两浙。直至清季民初,俞氏樾、陛云、平伯一门四代,相继在学术文化界卓荦独立,蜚声中外,允为文化名门世家。不言而喻,他们的显著业绩与卓越成就,在德清文化发展史上,洵为浓墨重彩的绚丽篇章,并产生深远的影响。历代人物之翘楚,著述之佳制,亦亮点纷呈。梁代沈约倡为四声八病之说,诗赋注重声律,撰有《沈隐侯集》《宋书》,为齐梁时期文坛巨擘;唐初姚思廉以史学承继父志,编成《梁书》《陈书》,名列史册;唐中叶孟郊,其诗多寒苦之音,风格古奥奇崛,以瘦硬著称,成为韩孟诗派的领军人物;宋代吴潜工词善文,词风激昂凄劲,颇有感怀时事之作,著有《履斋遗集》;明代陈霆诗词潇洒豪迈,文风朴直,著有《水南稿》《清山堂诗话》《词话》等;清初胡渭长于舆地方志之学,参与纂修康熙《大清一统志》,撰著《禹贡锥指》,考证详密,精核典赡,深得学术界的称许;清季朴学大师、儒林宗硕俞樾,终生潜志学术,“拼命著书”,卷帙活繁的《春在堂全书》,无论在经学、诸子学、语言学、文学、艺术、方志学等诸多领域均有杰出成就,且培植了无数弟子精英,堪为晚清国学之绝响人物。
  著名文学家朱自清先生在《经典常谈•序》中曾说:“经典训练的价值不在实用,而在文化。”这里所说的经典,指的正是古代文化典籍。《四库德清文丛》的面世,有利于荟萃乡邦文献,保护古籍遗存,开发文化资源,充分展现德清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。编者同时延请本地学者陈景超先生进行点校整理,添加简注,便于阅读,使之成为乡土文化教育读物,将文化典籍普及化。无疑对于提高人们的文化素质,激励爱祖国爱家乡的热情,增强民族自豪感自信心,起到积极的作用。谨为之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