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辑

衡庐读书记?簪云楼杂说

发布日期:2014-9-30 点击量:266

陈景超

《簪云楼杂说》书影

 


  《簪云楼杂说》,向署陈尚古撰。然细阅全书,则知此书自“制科”至“裙带间火”为陈尚古随笔,而“谈助”乃王崇简札记也,辨析有六:自开笔至“裙带间火”,每则前有标题,而“谈助”自始至终记述史事百余条,不列标题,此写作风格不同者也。“谈助”开笔,有小序三十一字,明白开列“王崇简识”四字,此正不混同陈尚古作品之标识者二也。前半史料与传说混同,更有传奇故事如放鲤、五里蛇、坠崖妇、大白仙、易形之类,而“谈助”多纪史事,上起秦汉,下级明末,抽缫剥茧,层出不穷,此内容侧重朝野不同者三也。陈尚古于康熙廿六年中举人,王崇简于崇祯十六年中进士,功名先后不同,年龄长幼有别。陈尚古未仕,游幕参谋,终老林泉。王崇简累官至礼部尚书,卒谥文贞,其阅历交际固不同矣。故两人素材选择有深浅雅俗之异者四也。陈尚古笔下,多记吴兴郡事,而王崇简“谈助”则无浙北街巷语,此籍贯不同而见闻有异者五也。“谈助”涉及人伦之载凡两处,一为十八则“东陵瓜”云:近日张婿弘俊监司寿昌,按张弘俊,顺天府大兴县人,顺治四年二甲进士,为王崇简女婿,自是门当户对,此乃一。二为三十五则“亮木”云:五弟崇节尝任兴州卫时。王崇节为作者五弟,此“谈助”非陈尚古作品者六也。有此六证,可谓铁案难翻,

故今后署书,当作外一种:王崇简“谈助”,斯不泯先贤著述之心焉。
  

  陈尚古《杂说》一卷,颇多可资之文,除四库馆臣肯定“贺宿记闻”载魏忠贤养女任氏,冒充明熹宗张皇后,具有重大史料价值外,另如“春联”一条,记明太祖传旨拟春联佚事,亦颇为文坛所乐道,惟将兽医(剦豕苗者)易为屠工而已。又如“廷杖”记其先祖陈霆疏,亦颇可资地方文献之深研。
  

  《杂说》作者陈尚古,字云瞻,号棘人,浙江德清县新市镇人。先祖陈霆,在明朝有直声,其《渚山堂词话》等作品流传至今。陈尚古履历不详,据县镇志乘,知其康熙十三年编有《仙潭志余》,二十六年中举人,二十八年己巳为诗文集《簪云楼集》自序,晚年编成桑梓志书《新溪志》。然文集、志乘均无传本,唯诗、文一二,录在旧志中。今已誊出,作为附录,以省后学翻检。
  

  余长兄岳丈,仙潭陈氏之耳孙也。余尝随兄嫂客其家,卓然大户,业商久矣。然古玩字画盈箱盈柜,尝闻大亲伯曰:陈尚古曾游幕南北,其中举,年已艾。兴致所至,为吾翻家谱,然吾其时志不在史,顿忘耳。今追思当年,“谈助”抄本,抑或陈尚古游幕时所抄乎?置于己作之末,自有不剽之美。后人不察,混同为一,遂至王崇简笔札,埋没三百年。今特拈出,以正文权。
  

  原本手抄,今据京图所藏珍本影印件点注,每条史料,新加编号。原抄无目录,今编列于前,以便检索。
  

  庚寅腊月,衡庐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