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清新闻副刊

半夜听雨不免想起陈廷肃

发布日期:2014-9-30 点击量:145


八月江南


  江南的初夏季候一直是梅雨绵绵,就像是宋代才女诗人李清照的手笔: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,点点滴滴。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!”我住在江南小镇的仙潭新市,半夜听雨不免想起陈廷肃这个人。据史书记载,陈廷肃是新市古镇的开创者。西晋永嘉二年(公元308年)夏天,梅雨霪霪,河水上涨成灾,下舍与雷甸之间一个叫陆市的地方淹没了,有个叫陈廷肃的人便蓑衣笠帽一路坐船往东探寻陆地,看到一个水陆环绕,交通便利的汀洲之地,便返回组织许多船只,带着陆市的居民前往,建屋定居,离开陆市新迁于此,陈廷肃遂将此地命为新市。其间自然男耕女织,生生不息而代代延嗣,成为当今的镇貌。
  这位陈廷肃先生的确是一位有领导才能的智者,他识得地理,看得天象。能够在这样阴雨的天气里带着众人一起逃生离乡,并择地定居,体现出一位伟人级的胆魄和远识,当时的情景可想而知,梅雨把整个苕溪水涨得可怕,没有河道,所有的湿地都浸满了水,汪汪洋洋的一片,只看见青绿色的芦叶一丛丛在风中发出响声,白色水鸟也恐怖,像散布的阴魂飞来飞去,有死亡前夜的象征。白茫茫的水上没有灯光,那时候,夜色是狰狞的猊爪,陈廷肃心里忧伤疼痛如刀割。
  他趁着夜色里的水面寒光,一路坐船往东,水流助力着船行,一路蜿蜒前行,他穿了一条旧蓑衣,戴了一种用笠叶编织的遮雨帽顶着密集的梅雨,撑着竹篙,而双目如炯,盯着前方,一路上的黑是非常可怕,风声夹着雨声,两岸芦丛的影影幢幢如魔兽作怪,隐隐约约的动状是一种巨大的慑威,心理确有几份胆怯,但他觉得自己返身又无颜面对家人,想到众乡亲,他还是想探险,期待在自己的梦想里出现奇迹,出现一块神话般的绿地,那边是一片鲜绿的梅林,那边有几棵高大的白桦挺拔。
  他的船继续往东,夜色是猊爪,陈廷肃先生走不出恐惧的深潭,他觉得疲倦不堪,眼目难于撑开,但他仍继续奋进,让自己的船在竹篙的使力下顺水前行,他以自己的惊人的意志努力让竹篙继续撑动的船体前行。船体在黑夜里一路东走,没有停下来,直到陈廷肃先生疲惫地倒下睡去,船体仍在前行,以水流的速度,向东前行,直到被水流被一垛汀洲挡住了飘泊,船体终于停下来了。
  等到陈廷肃先生醒来,天色已经大亮,梅雨奇迹般地停下了,眼前所看到的是河网如织,水烟漠漠,生满芦丛的汀洲。他看到的是一块神话般的绿地,这里有一片鲜绿的梅林,有几棵高大的槐树挺拔着。一切就像梦境中所期待的那样,陈廷肃先生上岸惊叫起来,他兴奋、他激动,他奔跑,他对天空狂喊,他对着西面方向的家乡跪祷。是的,他像是神话里的主人,克服重重困难才得于完成夙愿,像是走过了九十九条河,翻过了九十九座山才看到了这样的奇迹的。没多久,他就安静下来,他凭着自己多年地理天象经验,又坐着船,掉头返回,把众乡亲引航到这里来。
  历史总是在神奇之中继续着艰难的发展历程,新市也同样,1700多年,江南小镇的仙潭新市在年年梅雨的浸淫中不断毓聚灵秀,一层层蜕去历史的旧朽,总不改眉清目秀的样子永久驻留在江南的河流要塞,等着更多的人去半夜听雨,就像我一样住在诗情画意的水榭里,想一个人。